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不问苍生问鬼神]  

2005-12-03 14:3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问苍生问鬼神]


              鲁宁


官员烧香拜佛占卜算命各个层级都有,这些年渐成时尚成为公开之秘密,所以此类“信仰腐败”不值得咱百姓生闷气。


但事物总是在变化中发展。譬如烧香拜佛占卜算命居然惹出了官司。这是我近日从《人民日报》上读到的。


说话山西省沁县教育局局长大人求升官发财(欲谋个副县长职位)心切,请风水先生指点迷津,那人投其所好胡吹一气,弄得局长大人晕乎乎、飘飘然。未料,局长大人副县长没当成,翻脸就赖帐。风水先生也不是省油的灯,多次索酬未果,一纸诉状把局长大人推上了法院的被告席。


人说风水先生不是个东西,以其世故加精明,当然知晓中国的法院不可能支持他的诉求,拿不到算命的报酬自认倒霉却不言亏,因为此举足以搞臭直至在政治上搞“死”局长大人。


我说那个赖帐的沁县教育局长更不是个东西,如此不计官场规矩乃至做人的道理,说明此人简直就是个官场“泼皮”。问题是,他如此不要脸断了个人政治前程事小,连带着把党政官员的形象也搭了进去。


凭经验判断,那个叫沁县的地方一定“事儿”不少,上网搜索果其然。


沁县是个贫困县,至去年,农民人均年收入才2591元。说不定,这个数字还被“膨化”过。由此等教育局长管教育,该县乡村教育的麻烦事儿多了去。


沁县穷,并非所有的部门都穷,有个贫困镇,镇政府大楼的“豪气”加“霸气”令镇上众百姓摇头叹大气。


沁县农民苦,但并非所有的县民都苦,县上一个处级官员年度取暖费就相当于一个贫苦农民一年的纯收入。


沁县的“事儿”不奇怪,别的地方的“事儿”也是见多就不怪。你想啊,有如此不信马克思而只信风水先生的官员主事,那地方的“事儿”能少么?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期始,官员“西天取经”日盛,有个石油管理局的党委书记带人上欧洲游历,此人故作信仰坚定,跑到恩格斯塑像前留了个影。回到家见人就摆显:“瞧瞧,咱与马克思合了个影。”结果这事被端上报纸,引来《谁人不识马克思》的尖锐讽刺声。


还是凭经验判断,凡石油管理局之类少说够个正厅级,那个书记受马克思主义教育多年居然连“马”与“恩”都分不清,有谁能相信他是个马克思主义的真信徒呢?反正我不敢相信。


今个儿,沁县那个教育局长算命求升官反倒弄出一身骚,更是不成体统。从张冠李戴“马”与“恩”,再到不问苍生问鬼神,看似两码事,性质却相似。说到底,都是信仰丧失所致。


不必忌讳,如今中国人讲信仰的不多。一个国家,百姓缺信仰已经很可怕,可如果在体制内受益多多的官员也日益失去信仰,事情就危险了。还有更危险的,即明明自身不讲信仰,却对民众大谈如何坚持信仰云云。


信仰这东西虚中见实,对执政者言如同政治灵魂。假如不能重建信仰(当然不是企图恢复已经落伍的信仰)后果不言而喻。官员们务请切记:前苏东集团最终灰飞烟灭,说白了不就是因为事起信仰丧失么?


本短文的标题引自唐人李商隐《贾生》诗。即便是封建专制社会,官员不问苍生问鬼神都得遭受舆论的抨击,遑论当今社会哩!对现代社会的官员,问苍生只是最低要求,因为问苍生的语境仍然带有强烈的替民作主的“父母官情结”。对当代官员而言,社会对其定位是替民服务,只能全身心充当民众“保姆”角色。依中国社会的走势,倘若充当“保姆”者仍然弄不清民众为何要花费税款雇佣你们,那么被炒鱿鱼将是迟早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