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40%的和谐”是城市和谐的关键所在》  

2006-12-20 20:46: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0%的和谐”是城市和谐的关键所在》

              鲁宁:12月21日《广州日报》专栏文章

时近年底,明年对待外来民工的政策要不要调整?如何作出调整?眼下正成为不少城市挠头皮的烦心事。因为城市公共资源并不富裕,外加治安压力日甚,不少城市的社会各界正就政策调整开展咨议,其中,适当设限的呼声比反对适限的呼声更要强一些。

也正在这个当口,西安市反其道而行之,前些天,该市有40万外来民工被改称为新市民。政府公布告示承诺,“新市民”享有与老市民同等的市民待遇。

西安有400万老市民,100万外来民工。确切说,被改称为新市民并有权享有老市民待遇的外来民工,只占该市现有外来民工的40%,西安市选择雁塔区作为试点。但根据以往社会改革的经验,这种代表着时代进步方向的试点一旦推行,犹如开启了一道不能不开启的闸门,要再想关闸似乎是不可能的。假以时日,西安必将在全市范围内推行这项新政,否则,同城不同政策所带来的矛盾与冲突是不可想像的……

我仔细阅读了12月19日《中国青年报》对“西安新政”的整版报道,赋予新市民的待遇首先集中于居留、就业、选举、社保和子女义务教育等待主要市民权利。

毫无疑问,面对西安雁塔区现有的公共资源(比如中小学场所)现状,在一定时间段内,必与新市民的实际需求发生供求矛盾,引发各种可以想见的包括观念在内的冲突与冲撞,并对城市管理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战。可是,既然敢于率先吃螃蟹,西安市政当局显然有了相应的心理准备和资源应急准备。

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提供的权威统计,国内大小城市(镇)居住超过半年以上的实际人口中,有40%是外来民工,总量达到2亿人口以上。未来若干年间,将要流入城市的农村人口还有2亿以上。仅以现有40%的外来人口讨论城市和谐,我们很容易形成一项基本共识:倘若城市实际人口的40%不和谐,构建和谐城市简直就是一句空话。所以,外来人口冲击城市管理的挑战是全国性的,很显然,绝大多数城市的市政当局迄今不敢直面现实接受挑战。

我觉得,“西安试点”最可贵之处在于直面现实的勇气。在于西安市政当局已清醒认识到,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外来民工转换为市民,是城市化进程绕不过去的两道坎。现在因“两项转移”不顺带来的社会矛盾已相当突出,与其继续回避矛盾,不如勇敢地分阶段分层次地迈坎。

西安的做法讲究因势利导,相反,设限的办法则是堵的思维。我不想数落堵的思维,我只想说,堵的做法也许是不得已而为之,关键的一条是,如同法国思想家欧文、傅立叶主张的“空想社会主义理论”——你根本就堵不住。硬堵,对老市民类似于“臆淫,仅在心理上得到些许满足;对制定政策者无非为应对部分人的民意而作秀。

何以见得?理由有三:其一,绝大多数外来人口在背井离乡的那一刻起,就下定了决不重返农村的决心;其二,城市打工生涯尽管处处不如意,也比回家种那一亩三分薄地要强些;其三,城乡劳动力市场已基本打通,没有任何一种意志和力量能够开倒车——须知,市场化可是条不归路呀,呵呵!

国际经验摆那儿,现代化一定程度上就是城市化。国内现状也摆那儿,农民变市民是中国社会发展之必然。就变的路径依赖看,农民变市民有经济之变、身份之变、权利之变及文化和心理之变。上述四变环环相扣,先易后难,文化和心理之变至少需要经历一两代人。可正因为如此,易变的就要果断地变起来。越是迟疑不决,怕三怕四,对整个国家,变的成本就越高;对各地的市政当局,社会矛盾就越突出越尖锐越积累,譬如,少部分外来民工沦为城市治安的“高危人群”,说到底就与“以不变应万变”的惰政思维相关联。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