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重新“噼里啪啦”  

2006-02-06 21:25:44|  分类: 中保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新“噼里啪啦”

  鲁宁

  狗年新春,咱中国人再次在噼里啪啦声中度过。

  久违了,中国人对传统文化的“虚爱”尽乎疯狂与偏执。

  我的老家,禁止烧钱买乐已12年。一日开禁(政府可没敢说开禁,只敢说禁改限)自然成为一种情绪的渲染。于是,大年夜9时半,我和儿子从母亲家出来,发现整座古城已被硝烟所淹没。数天后,老家传媒界的朋友与我相聚时披露,那一晚,古城“烧钱买乐”耗资超过1000万元。

  美军空袭伊拉克--当时我想。我还想,整个中国很可能所有的城市都在经受“美军的空袭”。战斧巡航导弹当然没有飞来,那是咱中国人在集体破坏制造噪声污染和恶化大气环境。

  是啦,中国人吃子孙饭从无顾忌,遑论破坏地球家园乎。咱中国人大规模、持续性的干起破坏地球生态的蠢事,从大跃进年代起就一刻也没消停,咱想“烧钱买乐”,你生气可你管不着--咱中国人就这德性!

  我还想,在集体制造二氧化硫和二氧化碳的无聊中,文明世界的外邦人却在冷眼品味经济持续呈“高速发展”、社会文明进程却遭断裂的中国人群体性的精神虚脱。

  有学者指出,“噼里啪啦”是传统文化战胜现代法制的祝捷之声。依我说这是某些拥有话语权的人拿文化至上的大棒打压和羞辱现代法制主义。如此玩深沉,多数中国人未必当回事儿。

  十几年来,尤其是近年间,围绕要不要重新恢复噼里啪啦的“劣民俗”,民间、政府、立法机构、烟花爆竹生产商经销商、民俗文化保卫者、环保主义者、安全监察和消防官兵,各怀各的心思、各有各的诉求,互相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较量。这种较量,不论形式和程度,都是利益、文明、法制、法治、政府职能、先进文化、劣文化之间的较量。

  所有的较量中利益的较量居首。生产商和经销商代表两条互为依存的利益链条,涉及至少200万生产者和170万经销者的直接利益。这还只是作纵向度的利益分析。横着看,光烟花爆竹生产着实属于一大产业板块,从炸药到包装材料,从运输到储存,哪个环节不是由利益链条环环相扣?而且,地方GDP、税收也不是可有可无的小数字。因此,主张开禁的都打“民意牌”,都拿恢复传统节庆气氛说事。

  禁改限,政府玩文字游戏煞费苦心。当下之中国,该禁的事没一件能真正做到禁止,某件事一旦禁改限,其实就是放任自流。噼里啪啦中,政府与民间同“乐”。民间拾回了所谓的节日喜庆,政府的收获更丰:噼里啪啦使政府坐收GDP;政府还收获“尊重民意”的美名;政府又从此摆脱执法不严的批评指责。

  政府的下属机构在摆脱掉新春专项执法之“累”外,还有可能重新得到比开禁前更多的寻租机会。你想呀,设禁令之前,政府机构对公共安全的重视程度不比当今,烟花爆竹这个东西属于高危产品,从生产到销售各道环节都得经行政许可审批才能生产经营。现在玩禁改限,公共安全的危险指数大增,行政许可审查势必更加繁杂从而提升市场准入门槛,寻租的空间自然跟着放大。

  没禁噼里啪啦之前,每年这个时侯全国总要炸瞎(伤、残)数万双(只)眼睛,发生数千起大小火灾。今年刚过完初一,电视上就吹嘘禁改限安全防范工作如何周密,伤人烧房子的事发生率历年最低。没料想,此等纯属刻意而为的掩饰犹言在耳,有人放鞭炮引爆一家烟花爆竹生产厂,炸死48人伤50多人,只是噼里啪啦的喧嚣早已“麻醉”掉中国人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同情心。

  噼里啪啦的噪声和烟尘污染要到闹完元宵才会散尽。到那时,是否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意识到:背负传统劣文化十字架的大国,其国民现代化比国家工业化要艰难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