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陈金义:一代机会主义商人的没落  

2006-08-02 23:0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金义:一代机会主义商人的没落
 
                                    鲁宁:8月3日东方早报社评


                                当年的“陈金义现象”和今天的“陈
                            氏债务门”,都属市场经济发育过程及民
                            营经济发展进程的一种阶段性历史现象。
                            陈金义今天的窘境,是一代机会主义商人
                            没落的典型案例。

                                一代机会主义商人曾经的得手乃至风
                             光,与市场经济发育过程的渐进性有关。
                             如果说,当年不成熟的市场经济必然会造
                             就出一大批“陈氏商人”,那么,今天相
                             对成熟了许多的市场经济势必会同样淘汰
                             他们。这是规律,也是“陈氏商人”们的
                             宿命!
 

“陈金义同志:我心痛!事至此,先了结。要多少?来人拿!鲁冠球。2006年7月28日。”上文是封短信,发信人和收信人都系浙商中的两位风云人物。信中关键词“要多少”指资金。
 
鲁冠球从公社农具铁器铺起家,把握并受益于改革开放带来的历次发展机会,如今不但成为“浙商教父”,也是国内民营企业家群体“精神领袖”之象征,虽“垂帘听政”多年,但仍由他掌舵的如日中天的万向集团,代表着中国民营经济的未来。
 
陈金义乃浙江桐庐县蜂农,1980年代中期,后来成为“国企教父”的冯根生主产“双宝素”,陈为其提供蜂皇浆而掘到第一桶金。1990年代初,陈将第一桶金下注于股票认购权证的收购,藉此完成资本原始积累。随之借“南巡讲话”之东风,陈拍得黄浦区6家国有、集体商店,演绎中国民企收购国企第一案例。加上“陈氏收购”选点于当时仍属“计划经济第一重镇”的大上海,其所产生的政治影响远远大于商业收益 。挟“陈金义现象”之威风,陈在杭州购地办厂生产“金义奶”。此举并不明智,在杭州,他本人及他的“金义奶”必然要与日后成为另一个浙商代表人物的宗庆后及“娃哈哈”正面相迎。两虎相争必有一伤,陈转而炒作东北“五大连池”欲做中国“水王”……一步不慎步步被动,直至最终落入冠名高科技的“金义乳化油”陷阱,引发“债务门”风波……
 
英雄莫问出处,可英雄日后的结局却因人而异。1996、1997两年中,陈、鲁二位作为浙商风云人物的代表,数次接受过早报评论员的访谈。几度“面对面”,对二位留下截然不同的印象与判断:陈聪明,善于从政治风云变幻中判断商业机会,却过分依赖政治对商业的影响力而试图“巧取”,缺乏踏实做事继而把机会转化为实业的心态和定力。鲁精明,借助政策风向变化捕促商机的能力堪做陈的师傅。鲁比陈更深谙政治对商业的影响力,但在具体运作中却始终将“商”与“政”操控于若即若离,腾出主要精力抓发展。陈是个交往型的企业主(尽管头戴优秀企业家的光环),鲁是个学习型的企业家。陈和鲁都看重新闻的力量,陈借助新闻炒作热衷于商业投机,鲁却每每抓住政策突破的关节点,借助新闻报道替民营经济的发展登高呐喊。得益于“学习型”之底气,鲁的每次呐喊总是既点中穴位又恰到好处,引来满堂喝彩还得到高层理解与认同。
 
“要多少,来人拿”——有媒体认定这是鲁要救陈于水火。鉴于万向集团正大举涉足能源领域,有媒体轻率判言鲁此举可能引出鲁陈之合作。由于信源有限,我们一时还无从判断鲁救陈之鲁的真实想法。但有一条却敢于作出大胆预判:谁也救不了陈金义!
 
当年的“陈金义现象”和今天的“陈氏债务门”,都属市场经济发育过程及民营经济发展进程的一种阶段性历史现象。陈金义今天的窘境,是一代机会主义商人没落的典型案例。早在他之前,更多的“陈氏商人”已被市场和时代所淘汰。如果有人要问,为何先前成批的“陈氏商人”遭市场淘汰而无人问津,偏偏轮到陈金义时就弄出这么大响动——我们以为,不在于陈金义曾经被“现象”过,而在于媒体一窝蜂的不得要领的炒作。炒作不是不可以,但要切中要害。
 
一代机会主义商人曾经的得手乃至风光,与市场经济发育过程的渐进性有关。如果说,当年不成熟的市场经济必然会造就出一大批“陈氏商人”,那么,今天相对成熟了许多的市场经济势必会同样淘汰他们。这是规律,也是“陈氏商人”们的宿命!
 
严格地说,我们用“一代机会主义商人的没落”来概括本文主题并不够严谨。今天的商业活动中,新一代机会主义商人仍大行其道如鱼得水,这正好说明中国市场经济体制远未发育成熟。但人们亦可看到,以“陈氏债务门”为标志,在一般的产业(实业)领域,可供机会主义商人生存的空间已基本消失。写此文,决非“褒鲁贬陈”,只想借助此案例提醒眼下正热衷于“商业投机”的商人们见好就收吧!要不,陈氏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