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鲁宁2006年“双节”期间贴旧作之十四  

2006-10-03 22:45: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宁2006年“双节”期间贴旧作之十四

                                       《一声叹息》
 
                              鲁宁 2005年7月18日中保专栏文章


       鲁宁注:此文的当事人已被政府“秘密”处
      死。此文写作时的去年7月,这几乎是当时国内
      媒体评论该当事人的惟一一篇评论。文章在中
      保首发(题目被编辑改为《对吕德彬犯事的声
      声叹息》),并于当日被搜狐评论转贴,大约
      2小时内搜狐受到压力顶不住,立即无奈地撤掉
      此文。但就在2小时内,国内众网站已大量转贴
      此文,旋即,网警开始在网络上“围剿”此文,
      直到今天,一年多之后,此文在许多网站只有
      题目,没有内容。呵呵!

        各位博友,读此文,最好和我的另一篇旧
      作《贪官没有朋友》(见此文附件)一起读,
      如此也许更有阅读意味。
      
 
  纸终究包不住火——全国政协十届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作出决定:撤销吕德彬政协十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资格。

  吕德彬何方人士?教授、博导、河南省副省长也。

  吕犯了何事?6月17日,官方的《河南日报》有则短讯称:河南省副省长、省十届人大代表吕德彬因涉嫌刑事犯罪被撤销行政职务,检察机关依法对其实施逮捕。

  在此之前,吕犯事的消息早已风传海内外,是为近期坊间的一条主要“谈资”。

  刑事犯罪涉及数百罪种,吕副省长涉嫌何种刑罪?说了半天,读者依然云罩雾障不知所以。

  新华社没说透,其他媒体概不便瞎议。读者若有兴趣,不妨到网上启动搜索引擎……在那个言论相对自由的空间里,你会发现吕副省长可不仅仅是个大贪官。

  河南大学的校友说,吕所犯的事让河南大学蒙受奇耻大辱——吕曾是该校的名教授和副校长;

  海归学子们说,吕所犯的事让全体海归学子极度痛心——吕曾是文革结束后首批公派的海外留学生;

  建校于1864年,被《纽约时报》列全美最好300所大学之一的堪萨斯大学发表声明:吕所犯的事让母校蒙羞。一个半世纪以来,迈出堪萨斯大学校园后当上各国政府高官的留学生成百上千,在吕之前,绝没有人敢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来;

  鄢陵县的父老乡亲说,吕所犯的事让家乡人民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河南的网民们说,吕所犯的事,不光让河南人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还使9000万河南人进一步被“妖魔化”(有必要作个注解:我不同意这个说法)。

  总之,就吕的事,舆论说啥子的都有。

  大抵一个月前,从一则“不准炒作”的通知中读到吕出事的相关信息,我的第一反应是“一声叹息”。

  我叹息:这事看似偶然性,实乃具有必然性。于吕之前、与吕犯同类事的高官并不鲜见。就是吕不做那档子恶事,或者做了事而未被发现,并不见得就没人做此恶事。也即,吕不做或没被发现,不等于“王、张、江、姚……”之类也没做或做了没被发现;

  我叹息:吕犯事总有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为什么就没有人(包括自然人和法人)出来干预和“挽救”;

  我叹息:吕及为数不少的“吕德彬们”由“好”变“坏”、由“善”变“恶”的本真原因为何始终不敢“触及”;

  我叹息:像吕那样的高级干部,平常并不缺乏思想教育,日常性的教育就不提了,单是大的系统性的集中教育,自2000年以后算,就包括“三讲”、“三个代表”以及眼下正在进行的“保先”……教育一轮紧随一轮,为何作用于吕和“吕德彬们”身上的效果总如“对牛弹琴”;

  我叹息:吕犯下事当然要由他自个支付“成本”,但从根子上找原因,吕又何尝不是旧的落伍的非改不可的“某种体制”的牺牲品。

  中西方文化对人性的看法是相背的,孔子说人性本善,西方人说人性本恶。于是,在选人、用人、约束人、监督人的体制设置上就各有各的做法。就说约束这一条,咱们首选思想教育,人家首推制度约束和民众监督……所以每每痛闻一个又一个“人民公仆”犯事,咱百姓常常只能一声叹息!

 附件:鲁宁2006年“双节”期间贴旧作之十三

                                     《贪官没有朋友》 
 
                               鲁宁:2005年9月7日中保专栏文章

前一阵,我在本专栏上发过一篇《一声叹息》的短文,分析河南省副省长吕德彬何以干出如此让他所在的那个“体制”蒙羞的恶行。吕之恶行实在令人发指,我不方便直接道来,只好提请读者自个上网去查。吕案已进入庭审,首次开庭不允许一般媒体记者到场。 可以理解,“体制”也知道这事影响太坏……

  然而,这类恶行要捂、要遮也难。吕副省长的事既不是第一起,也不会是最后一起。这不,因同类恶行,云南省昌宁县委书记杨国瞿刚被当地法院执行死刑。至于杨书记的经济问题和其他职务犯罪,以无追究之必要——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杨书记杀人分尸,被杀者原系他所包的“二奶”,玩腻味了,又担心影响其继续升官,被逼走投无路就起了杀心。此前,杨书记刚刚通过了保先教育,看来,“保先”在他身上没起一丁点儿作用。

  边陲山区县,天高皇帝远,杨书记比封建社会的封疆大吏还牛皮。县委常委会成员无人不知杨书记包“二奶”,全县百姓无人不晓杨书记特好色。百姓也许有人不明白,凭杨书记那个德性,咋就不怕有人摘他的顶戴花翎?可一级党委会内的“同志们”,咋就没一个站出来对杨书记提个醒?

  还有更有趣的,可以管杨书记的保山市委组织部和市纪检委却也信息闭塞,居然对杨书记的越规之举“查不出任何证据”。

  可叹的事情还有。班子成员冷观其犯错误不假,上级组织监察部门也许“耳聋眼瞎”,只是,杨书记贵为“一县之王”,哪怕其再霸道、再独裁,身边总该有几个亲信鞍前马后不是?讲常理,这些个马仔与杨书记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中总该有那么一两个拿出点儿“勇气”,提请“主子”该收敛时且收敛吧——哪怕只是为了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也该如此呀?没有,什么也没有——无论是同僚、上级、下级、朋友或亲信。

  也许,他的同僚们也有想给书记提个醒的,但他根本不可能听进去,甚至还会遭到杨书记的嫉恨;

  也许,管他的上级党委组织纪检部门收到过大量举报杨书记的信,但迫于杨书记的能量——譬如他的背景、关系什么的,想管而不便过问,想追究而不便追究;

  也许,杨书记治下的百姓对腐败官员的此类恶行早已见多不怪,已懒得生气;

  也许,杨书记自恃后台硬得很,根本就不怕别人举报他。譬如,从副县长、副秘书长到县委书记,他一路玩女人,一次次被提升。要不是玩女人“玩”出了人命,他整个就如“我是流氓我怕谁”。

  杨书记原本是个贫穷农家子弟,组织多年教育把他培养成县委书记不容易。而杨书记由好变坏却十分容易。我给他算了一下,仅从2000年算起,他应该系统经受过“三讲”、“三个代表”到“保先”的一系列专题教育,可杨书记咋就越变越坏落个吃枪子的地步?

  一个县委书记,做到身边没一个知心朋友,错恐怕不只是杨书记本人。谁来救救杨书记?无人来救杨书记——只有制度创新才能救助杨书记!重要的是痛下决心抓政改,建立新的官员选拔体制和监管机制,惟如此,方可减少更多的书记最后腐败为“杨书记”。

  可不是,枪毙杨书记的硝烟尚未散尽,江苏常熟市的百姓又在热议当地一官员怒杀情人的“桃色新闻”,此官已遭警方拘捕……

(责任编辑:崔宇)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