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春运纠错”考》   

2007-01-29 22: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运纠错”考》

           鲁宁:1月30日《成都晚报》专栏文章

本周六正式开启春运,早些日子铁路宣告今年春运不再涨价,接着发改委下文禁止公路和水运借春节涨票价。

春运借机宰客的事,放眼整个全球,只有中国的运输机构才干得出来。因为国内公路、水运、铁路、航空等行业,迄今仍以国有垄断经营为主。垄断寡头们借人们合家团聚归心似箭之际狠狠宰上一刀,祭出的却是市场化改革的旗号,美其名“利用价格杠杆调节供求关系,分流交通压力”云云。

春运涨票价,始于1990年代中后期。早先从不敢发“节日财”的垄断寡头之所以肆无忌惮起来,关键靠两条:一是始于那个年代的泛市场化改革,政府纷纷借机甩掉公共服务的财政包袱;二是民工潮涌动全国,几千万(如今是2亿多)民工急于回家过年,不怕你不来坐车船。

这事儿玩得很不地道,好在那年月人们对真假市场化缺乏辨别力,新闻也没今天开放,寡头们说涨价有理,人们只得稀时糊涂挨宰。

到了上世纪末,社会各界的市场认知,对垄断的不满,对政府职能的计较等相继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就有反对春运宰客的声音开始发酵于民间。

有关部门心虚理亏,但又割舍不了春节涨价这块盘子一年大于一年的既得利益的“蛋糕”,于是,就又有装模作样举办中国历史上首场春运票价听证会。那是2000年末的事情,有关部门煞有介事--把糊弄民意的戏演成真儿似的。

春节回家就该挨宰,百姓们习以为常早就认命了。可是,偏偏今年太阳西边出,居然不再涨价了。是垄断寡妇们良心发现乎?垄断寡头们不可能有如此意愿;也不是铁路、交通主管机构的意识自觉,八九不离十之原因,是级别更高的机构或领导发了话,不能再这么干了,不可再做大失民心--贪小失大的愚蠢事儿了,否则,构建和谐社会咋取信于民!

不涨票价的决策是能赢来民心的。按老套路,树形象的好事儿定会布置媒体好好叙道叙道。没想到吧,这事做得一反常态不事张扬,为啥哩--鲁宁以为,这事的本质是为“春运纠错”,假如大张旗鼓地报道如何如何,那么,先前那些个涨价有理的“歪论”可仍犹言在耳呀。一张嘴,两张皮,掌握话语权,咋说都占理--这事早些年成,这些年越来越不成了。所以呀,干脆只做不说得了,免得又节外生枝。

纠错当然好,但就人的认知层面,仍有“拨乱反正”之必要。我们需要反复宣扬、强调并牢固确立的常识有三:

一、大众化交通服务,原本属政府必须提供且须确保质量的公共服务用品。该公共服务所需资金,百姓通过税款已提前支付给政府。拿铁路来说,国家用税款建造铁路,又给予铁路财政等多项政策扶持(包括市场准入保护),反过来,铁路就得替政府履行好公共服务用品的供给职能。乘客越多票价越涨,这叫玩儿哪一出,连小学生都会说不!

二、票价核定中有项成本因素是车箱内座位数。即票价成本中包含有保证乘客一票一座位的硬约束。以国内铁路为例,长期以来站票与座位票一个价,本身就极不合理。等到春运时,车票还要涨,这对座票乘客是宰一次,对站票乘客(以农民工居多)等于宰两次,这叫什么规矩?

三、春运涨车票,一涨十数年,涨你没商量,那是因为民意在公共政策制定中长期缺席。听证会维持错误决断毫不动摇,那是民意在公共政策决断时可有可无。悄然纠错是构建和谐社会需要。有朝一日,当中国的民意在公共政策制订中处于关键地位时,春运之类哪来纠错一说。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