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也议香蕉是与非》  

2007-06-11 17:0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议香蕉是与非》

       鲁宁:6月13日中保专栏文章

前一阵子,香蕉一度成为新闻评论热议的话题。鉴于香蕉生癌、含SARS病毒的说法风生水起,海南蕉农成为第一波的受害者,海南省有关机构站出来高调否认,于是论者的视角集中于信息公开、恶意竞争及谣言传播者的责任追究三个层面。

我所供职的报纸在讨论选题时也曾想把“毒香蕉”作为社评选题。讨论中我不赞同这个选题,以我对市场经济的感悟,蕉贱伤农与谷贱伤农类似,说到底还是供求关系在起主导作用。由于当时信息披露有限,仅以“毒香蕉”之谣言来评论蕉贱伤农,论据过于单薄,遂决定放弃该选题。

我们的判断是理性的,果其然,6月10日那天,《人民日报》发表《香蕉丰收了,蕉农赔了,价格跌至三分钱一斤》的调查报道。报道的对象是广东徐闻县的香蕉和蕉农。海南香蕉比广东香蕉有名气,但徐闻却是“中国第一香蕉种植县”,全县种香蕉26万亩,年产量超过50万吨,标“海南香蕉”对外销售。

《人民日报》说徐闻蕉价跌至每斤三分钱,指最极端的价格,普遍的情况是,蕉价每斤在0.20元左右。不过,就这个价格,当地蕉农亏得直吐血。

徐闻香蕉产业陷入困境,与当地政府对农业经济的调控失误有关,恰逢香蕉含SARS病毒的谣言尚未消退,从推脱行政责任的角度,当地官员完全可以拿“毒香蕉”说事,把谣言的危害性放大到极致。

难能可贵的是,徐闻县委副书记侯德耀接受中央党报采访时坦然承认:“‘蕉癌’也罢,‘香蕉含SARS病毒’等谣言也罢,这些都不是左右香蕉价格波动的最主要原因。蕉价最终由市场说话,市场供过于求是价格大跌的主因。”

50万吨香蕉计10亿斤,仅一个县的产量——拿13亿人口作对比是个啥概念?全国福建、广东、广西、海南4省均属传统种蕉地区,在一窝风调整农业种植结构中,4省又将大量粮田改作蕉田,名曰帮助农民增收。如此一哄而上,怎能不出现蕉贱伤农?

供大于求的水果决非限于香蕉,就以上海为例,各色水果大卖场,中外水果品种之丰富,价格战之激烈,就很说明问题。然而,水果零售价格战,往往只限于国产水果和进口的低档水果,中高档进口水果一般无须靠价格战促销。这叫以质取胜。

一个是供大于求,再一个是大路货居多,外加成熟度不够,成为国产水果之常态,这才是国产水果卖不出价钱——今天伤蕉农、明天伤橘农、后天伤瓜农——“风水”轮流转的主要原因。

除去“不熟就摘”涉及现今中国社会普遍的诚信缺失,对于供大于求和品质不高的问题,病根还在于当今中国农业的生产组织方式、政府服务方式、农民组织化程度以及农民的利益代言缺席,若要剖析四大病根何以长期存在,则又涉及到农村治理结构、服务模式选取等种种制度弊端。背后还隐藏着现有农地制度的深层积弊。

伤了农民,总有学者专家站出来登高一呼:“政府对农业的管理和组织方式要转变,要通过扶持农民经济合作组织,建立一套保护农户利益的危机应急机制,来解决千家万户的生产、信息、销售难题,逐步加强农业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把农户的损失才能降到最低的限度(摘录于《人民日报》报道)。”可是,倘若人们对“三农”问题有所感觉,对四大病根的病因有所领悟,登高一呼如同望梅止渴,解决不了实质问题。

历史是面镜子,农地制度决定农村治理结构和农业生产组织方式,共同制约现代农业所要求的规模种植(养殖)、集约化经营、集体议价、整体利益代言、抗市场风险保障等必备条件的形成。一家一户守着一亩三分地,农民永远只能做弱势群体。美国新奇士在全球市场皆卖高价,首先在于橙子产业链及“橙农群体”受上述“必备条件”环环保障……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