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再治太湖会如何》  

2007-07-09 11:42: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治太湖会如何》

         鲁宁:7月11日中保个人专栏文章

太湖蓝藻旧病复发。无锡急,江苏急,“北京”也急。前两天,温总理急匆匆赶至太湖湖区,与地方大员一起会商太湖治污办法。高温酷暑天,再出现大面积饮用水危机,从地方到中央,道义压力实在吃不消。

无锡名下有700多家“五小”企业直接向太湖排污,整个江苏环湖带有2150家“五小”企业拿太湖当排污场。难怪,大污染闹出水危机,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一边检讨一边又觉得委曲。

江苏省7月7日就太湖治理下战表。声称2008年底前,淘汰太湖周边2150家“五小”企业。江苏还承诺用5年时间,有效控制太湖富营养化程度,实现水质明显改善。再用8到10年时间,从根本上解决太湖水污染问题。

太湖新一轮治污当真乎?也许能,也许打折,也许不能。颇为巧合且颇具讽刺意味,正好10年前,太湖高调启动“零点治污行动”(紧随淮河之后),并宣称2000年就要使太湖水质有明显好转。呵呵,治太湖,上世纪九十年代投了上百亿元,结果还是打了水漂。

环太湖水域,涉及江、浙、沪、皖三省一市,浙、皖二省环湖县市,有一个地方不予配合,太湖就治不好。上海虽处于太湖下游,却以太湖为主要城市水源地。上海的生产生活污水不大可能倒灌入太湖,但上海若光想着治污受益,不想为上游治污分摊转移支付成本,上游的治污也不可能真正持续进行。

可见,治太湖一个巴掌拍不响。沿湖三省必须关闭的“五小”企业远不止江苏一省的2000多家。此外,沿湖还有无数规模化养殖的养猪、养鸭、养鸡场,湖区淡水养殖更是数不胜数。还有沿湖数千万外来人口的吃喝拉撒产生的污水,合计年排入太湖污水近600亿吨。这么惊人的污染量,不走太湖走哪儿?

太湖是个湖,这一点谁也没疑义。问题是,以中国目前的产权制度安排,太湖首先是块“公共牧场”。沿湖三省一市无数“牧民”,都不受约束地放牧于这块“公共牧场”,向她无休止索取,同时又不加任何约束的凌辱她,往她身上拉屎撒尿。所以,太湖,也包括中国所有的大江大湖和小河沼泽,说白了就是典型的“公共地”,她们的悲剧是经济学产权理论早就揭示的“公地悲剧”。

东北师大徐奇渊、刘力臻两位学者,率先在国内提出产权环保理念。市场经济运行的制度基础是产权明晰,太湖产权的“公地”属性及实际产权的虚置,形成了“人所共有,其实谁也没有”的实际产权主体空缺状态。当太湖遭受凌辱时,没有明确的所有者能及时诉诸法律追回损失,直至生态灾难无从挽回。

“公地”导致利益驱动结构失衡,生产和销售的市场化体系与水资源的公地共属性相悖。生产经营的市场化与产权制度的不对称,极大地刺激市场主体在“公地”上过度“放牧”、无限放大市场主体的私利之心,并直接导致人们过度评价市场经济之负面作用。

由上述道理可推导出更一般的结论:一个社会当尽量让每块土地、每份资源都有明确的所有者——有明确的爱惜它的人。反之,“公地”的泛化必遭致“公地”任人糟踏而无人心痛。此时,市场主体和个人爱护环境的本能被闲置,环保部门手忙脚乱,政府则背上治污不力的骂名。

再治太湖,提出口号、公布计划不难,难的是:第一、无数企业要关闭,天文数字般的“遣散费”从哪里走帐?就算数十万、数百万的工人被“遣散”了,他们的再就业出路又在哪里?上游关闭“五小”作牺牲,下游对上游作什么补偿及补偿标准是多少?这三个关键性问题没答案,再治太湖就没有答案。这还没涉及到太湖产权这个更为本质的难题。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