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地铁回归“常识”》  

2007-10-08 19:5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地铁回归“常识”》

      鲁宁:10月10日中保个人专栏文章

从国庆日起,北京地铁票价大幅下调,乘客进了地铁,不论乘车线路长短,也不论是否换乘,票价一律每人次2元。下调后的北京地铁票价,估计是国内目前最低的。

老实说,北京地铁票价即便继续维持降价前的高价位,也不算最贵。国内地铁票价最贵的城市,当首推上海。上海调高地铁票价时,沪媒整体“失声”,取而代之的“统发稿”楞生生把调高价格“打扮”成利于“分流客源”。

北京地铁票价下调不是孤立行为,而是今年元旦起北京大幅下调市内公交车票价的延续行为。眼下,北京公交车票价在国内大城市中同样位列最低方阵。反观上海,公交车票价和地铁票价一样,同样高得不可理喻。

北京市政府纠正“泛市场化”倾向——主动大幅下调城市公共交通价格的行为,假如硬要与构建和谐城市挂上钩,那么,它就是一项具体的举措。若再为它戴顶“高帽子”——就叫“以人为本”之体现。

我把北京地铁票价下调(也包括公交车票价下调)视为回归“常识”。

为多数人所共知的道理可视作常识,城市公共交通的“常识”是:地铁(包括城市公交车)是城市政府向市民提供的必要公共服务用品。

而且,此项公共服务用品绝对不是城市政府对市民的“恩赐”,而是城市政府受全体市民委托所提供的必要公共服务。不只如此——一个常被某些机构或某些人有意无意遮蔽的本质概念是,提供上述公共服务所需要的巨额资金,已在每个财政年度由城市的全体纳税人提前支付,成为城市公共服务预算的一个组项。

既然“常识”如是,可除北京之外,国内绝大多数城市的公共交通服务迄今仍在“泛市场化”的错误决策指导下,坚守着高价或“准高价”的政策——尽管,自2005年以来“胡温新政”已把“确保城市公共交通低票价”作为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项具体抓手——发改委等六部委、财政部等四部委为此已颁布两项“意见”……

城市公共交通服务必须坚守公益底线的“常识”,之所以长期以来被大中城市的政府较普遍地抛弃——可不是认识模糊的问题,也不是财政短缺的难题,而是公共财政制度在中国长期缺席的问题,抑是一个公共预算编制、执行、结算、审核等环节长期不允许纳税人监督的问题。

盖大(豪华、奢侈)而无当的楼堂馆所不缺钱,搞政绩工程往脸上贴金不缺钱,惟独承担公共服务或提供公共产品时就喊缺钱——直戳痛处,就是民主监督制度建设(至少是很不完善)滞后的问题。

在如何善对民生的各个方面,国内不可理喻的事情多多,绝非公共交通服务“泛市场化”一项。在未来的五年间,在区分轻重缓急之后,逐步消解一批“不可理喻”,并不需要伤筋动骨的改革勇气,而只须回归“常识”。

北京地铁回归“常识”,受益者不只是全体市民,北京市政府也是隐蔽的“大受益者”——市民出行成本(商务成本之组成部分)降一分,城市和谐程度长一寸,政府税收增一尺。可见,北京市政府至少在这件事情上,已开始学着算“大帐”。

由小及大,若能分期分批将众多的“不可理喻”回归“常识”,那么,受益者自当包容于整个中国社会。啥叫和谐社会,民生不断改善的社会才有和谐可言。

在本栏,我第一次赞许北京公共交通服务降价。可作为职务行为,我从去年未替所供职报社撰写《公交优先——上海向北京学什么?》的社评至今,已前后三次以社评的形式赞许“北京之举”。当然不是为赞许而反复炒冷饭,目的是以舆论推动上海的公共交通服务能向北京看齐。这是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所系——虽说上海至今仍少有所动……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