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刺激内需再次走“老路”  

2008-11-09 20:0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刺激内需再次走“老路”

                              鲁宁

躲过了初一能否躲过十五----随10月份经济运行数据相继公布,中国经济不确定性因素继续放大,业界悲观情绪仍在蔓延。反映至社会心理层面,有钱人选择适度节制消费,小康阶层谨慎消费,缺钱者更加注重精打细算。

如此社会心态,与扩大内需确保经济不失速的政策基调正好向背。政府忧虑之外只能亲自上阵充当投资“排头兵”。

国家一级,铁道部2万亿投资计划已获批,交通运输部5万亿投资计划正在酝酿,其它部委的投资计划也在加班加点炮制。

地方一级,据发改委新近公布的信源,前三个月突击审批获准开工的重大基础工程投资1.7万亿元,这仅仅是10个省(区)的第一批地方政府投资项目。这批项目,有的已“公关”多年,上面就是压着不批,这一次批得如此痛快,令地方政府都不敢相信,譬如杭州湾第二条跨江大通道。请注意“痛快”适才开始,假如经济下行态势加剧,未来一段时间会更“痛快”。举个例子,发改委官员正催促各省上报第二批审批项目......机会难得,闻上面主动“开闸放水”,各地当然会极力“挖渠引水”,谁都知晓过了这个村就找不着店。

有报道说,部委投资加地方投资少说会投下10万亿元。若有需要,20万亿元的投资规模中国也有能力支撑,据此,主流媒体之“主流报道”劝告人们对中国经济前景要有信心。

                     
                       投资三分法和GDP三分法


同样是投资,作用既相同亦不同,故经济学中有个投资三分法。

从来源计,分为政府、民间和个人的投资型消费三类。政府投资着重于大规模市政基建,或提供公共用品和公共服务;民间投资的大头是私营资本的固定资产投入,眼下的经济形势下,就算政策彻底放开,市场准入樊篱统统拆除,除少量技改项目及拾遗补缺的投资,大规模的以扩大产能为主的投资基本不可能,意味藉此拉动内需空间有限;个人或家庭的投资型消费,譬如购买商品房等不动产,空间更加有限。前些天各地密集出台救楼市政策,效果如何不见下文。没有下文正好说明信赖楼市拉动内需的好时光已走到尽头。

政府投资也讲三分法:偿还历史形成的公共用品和公共服务欠帐是一类,这类投资主要作用于增加百姓对未来社保、医保的预期,理论上讲它能间接刺激底层民众消费欲望。但欲望要转化为消费,关键还得增加底层民众的直接收入,眼下到处在减薪裁人,几乎很难做到。就算能部分做到,也是远水难解近渴;偿还城乡尤其是农村设施欠帐是另一类,这类投资点多面广,投资形态分散,犹如撒“胡椒面”,层层克扣外加“跑、冒、滴、漏”数量惊人,真正能转化为民众收入的部分十分有限,故盼其大幅拉动内需很难;再一类是超前型基础设施投资,譬如由中央或地方出面建路架桥等等。这类投资拉动内需最直接,见效也最快。譬如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朱镕基当即发行2000亿元国债大搞基建,国内称积极财政政策,美国人叫凯恩斯主义。

GDP同样讲三分法。GDP由资本(投资)、劳动、全要素生产率(TFP)共同奉献。资本和劳动的贡献可以理解,TFP我稍作解释,它指“单位产出与全部要素投入量之比”,反映生产活动在一定时间对增长的贡献。眼下的严峻现实是,1978年至1996年,TFP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0%-58%,但1997年至2007年,TPI对GDP增长的贡献率逐年下降至不足20%。相比之下,政府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却逐步提升,2007年已接近50%。这组数据说明,近10年间,TFP持续下行及“投资依赖症”逐年加重,意味着中国经济的增长结构和内在质量双双处于持续恶化中。


                           一次性GDP


有一次性筷子,一次性牙刷,很少有人听说过一次性GDP。

通过上节铺垫,各位看官已然知晓,扩大政府投资拉动内需主要可依赖的一块,就是政府对重大基础设施的投资。这块投资对内需的拉动形态,我以铁路、公路、航运、港口投资对行业和产业的内需拉动简述之:
 
钢铁、水泥、石料、石化副产品及其它辅助建材的刚性需求必随之攀升;筑路机械、土建施工装备、铁路机车制造、港口装御机械、海运及内河泊位施工装备、工程勘察设备刚性需求相应提升;工程设计、施工监理、预算监管、工程审计等一大批关联服务行业的需求随之增加;间接拉动同样明显,举15年前我在沪杭甬高速公路施工现场采访时的见识:为防路基渗水,施工需大量工程用防水布----眼下纺织业不景气,大规模交通基建正好为纺织业创造市场需求;每修筑1000公里铁路需要10万民工,未来若干年间,国内光新建铁路一项就超过2万公里,其拉动就业的直接作用自不待言。由此所见,扩大政府投资----拉动关联行业和产业----扩大内需----增就业岗位----维系民生之宏调政策思路对头,实际效果亦可有所预期。

但是,政府用于基础设施的投资是一次性的,新增内需也是一次性的,一旦工程建成,投资自动终结。随之,关联产业譬如施工机械因投资而新增的生产能力也随之出现过剩,不但不再产生新的GDP,企业还须为产能过剩支付额外财务成本。同理,高速公路建成了,行驶车辆很少,每年养路费等等则成为地方的沉重财政包袱,我在甘肃、新疆采访时就了解到这个情况。相反,假如投资用于生产领域,厂子建成后,正常情况下企业、职工、社会、政府年年各获其利。因此,政府投资直接拉动的GDP,往往是一次的;这类投资拉动关联产业的GDP,也往往是一次性。最后,它对职工及农民工收入增长的拉动也是一次性的,导致它对消费的拉动也呈一次性。


      
                        饮鸩止渴别无选择


一个国家,每年的分配是个常量。现状是,总共一桶水,政府分食包括用于投资的部分多了,可供百姓分食的部分就少了。而供百姓分食的少部分中,不同群体之间的分配又极不平等----占劳动者绝大多数的底层群众恰恰分食最少。如此,光靠政府投资拉内需,即如一时能拉起来,亦只能拉动于一时。所以,十几年来,内需始终是中国经济的最大软肋。

今年前三季度GDP增幅仍达9.9%,这个速度无论作内比还是外比,都是令世界羡慕妒嫉的速度,为何国内上下左右闹成紧张兮兮?问题就出在一次性GDP比重中国在全世界最高。明白了上述浅显道理,各位看官很容易领悟,当“一次性”过于泛滥时,宏调就打“退烧针”;当“一次性”不足导致GDP失速时,宏调就立即转为扩大政府投资。中国经济或发烧或伤寒----周而复始,没完没了。
 
领悟之后再作逻辑思考当能顿悟,西方国家GDP每年只增2-3个百分点,日子过得滋润溜溜;中国GDP增幅一旦跌破两位数,上下左右如临大敌。病灶就在于政府投资拉动的GDP增幅看上去很光鲜,有效成份却不足。
 
一次性GDP也有病因:市场化改革不彻底,政府掌控和配置资源过度,依然充当“低效率的建设排头兵”等等都属病因。眼下,明知这么做形如饮鸩止渴却别无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