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六小时工作制“不新鲜”》  

2008-03-21 23:30: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小时工作制“不新鲜”》

             鲁宁:3月24日中保个人专栏文章

3月19日那天,浙江日报报了一则迟到的两会新闻,全国人大代表、浙大学者姒健敏建议全国统一实行6小时工作制。

当天,网上可就热闹了。第二天起,公开见报的新闻评论至少有几十篇之多。浏览下来,广州日报的社评《羡6小时“鱼”不如结8小时“网”》,写的比较通透,行文也相对严谨。

实际上,国内有学者或机构建议实行6小时工作制不新鲜,早在1990年末期,尤其是中共十五大后,地方国企实施全国性“关、停、并、转、破产、拍卖、重组”,上千万国企职工集中失去了饭碗,政府面临下岗再就业的极大压力,多家体制内研究机构及一批学者纷纷向政府献策,建议实行6小时工作制缓释压力。当时测算,若建议得到实施,意味着无须新增固定资产投资,全社会大约会凭空增添20%的就业位岗......

但这项建议却不被政府理会,瞅着媒体越来越煞有介事地炒作“6小时”,当年的劳动部才不得不站出来打一轮“太极拳”----既肯定建言者热心肠,又以条件不成熟予以“温柔的否定”。

那些热心肠机构和学者是天真的,政府不予理会是现实的。对于“6小时”,机构和学者是形象思维,政府却只能逻辑思维。政府的逻辑思维是对的,简单说,就是天下没有免费午餐。

一份8小时完成的工作,若改用6小时完成,对于政府部门和某些事业单位,可通过提升办事效率来解决(却也仅仅停留于理论,实际上根本行不通,因为政府部门人浮于事表面上是个效率低下问题,本质上却是政治体制难题。当政治体制不改,工作时间由8小时改为6小时,机关里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混”们只会更多而不是更少。而对于百姓而言,“混混”们越多,意味着需要耗费更多的民脂民膏去“喂养”他们。百姓行政负担岂不是更重哈!

对于原本三班倒的数量多得惊人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意味着三班倒要改为四班倒,可劳动产出----生产率并未提升,而劳动报酬支付----劳动成本却要比原先高出四分之一。如是,企业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降低工人工资四分之一,要不继续维持8小时工作制时的工资水准----提供2小时的“休息权(人权)福利”而牺牲一截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因为用工成本增加意味着企业生产成本增加而减小企业原有的利润空间----最终导致产品失去价格竞争优势。

这个分析还是以产品供求关系平衡作前提的。而1990年代末期之今(包括今年2月份PPI6.8%,CPI8.7%的通胀高压下),绝大多数劳动密集型企业的一般工业产品均呈现为供大于求的市场大格局,这就意味着,即便法定劳动时间继续维持8小时不变,这类企业的产品就已经缺乏价格竞争优势(撇开资本的贪婪和地方政府装聋作哑的因素,这本身已回答了劳动密集型企业工人工资为何10年都在原地踏步的一个原因),倘若再天真地施行6小时工作制,由此引发的用工成本转移,最终更倒霉的依然是最弱势的民工群体......

话分两说,确有许多国家早已实行6小时工作制,特别是欧盟内国家,尤其是北欧诸国,6小时工作制更系“历史悠久”。此外,有的国家虽说继续实行8小时工作制,却同步实行每周四天工作制。然而,这不单单是个劳动者休息(人)权保障的高低问题,还涉及到保障所需要的支付能力问题,一个国家总体社会福利的支付能力大小,是不能脱离一国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的实际程度和过程阶段的。

今天的中国,对多数劳动者言,甭说6小时工作制,就是8小时工作制、双休日、法定假日的保障都还呈大问题,6小时工作制实在太奢侈了些。呵呵,书生议政啦。书生们若事先到外贸服装企业“蹲”上一个月再议政,保准不会如此不着边际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