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山林的呼唤 改革的重大突破   

2008-07-15 09:5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林的呼唤  改革的重大突破
 
                        鲁宁
 
7月14日,新华社授权全文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同一天,“意见”的单行本和辅导读本出版发行。央视在当晚的新闻联播节目,特意摘播了“意见”出台消息及《人民日报》为此专门刊发的社论。
 
熟悉中国政治运作的读者们不难理解,中央主要媒体和出版机构,用如此“高规格”处理“意见”的发布----很显然这事的分量非同一般。
 
生活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的读者,对“意见”的发布可能不以为然,森林、林业、林权这些事情离大城市的小康生活很远,城市读者比较关注的是自己所在城市人均绿化面积有多少?更讲实惠的城市读者,可能只会在买房时关注一下楼盘的绿化面积。
 
全国性的林权制度改革,最大的直接受益者当然是广大林农。但我要说的是,全国非林人口,包括所有的城市(镇)市民,也是直接和间接的受益者。道理很直白,集体林权一旦落实给全国的林农,滥砍滥伐将在最大程度上得到消除,林农营林积极性得到空前释放,若干年之后,中国自然生态环境因山青带动水绿而获得明显改善,是不是每个城市(镇)市民也将大受其益?
 
林权首先指林产权,本质上仍归为财产所有权。说具体点,包括林木的种养权、收益权和处置权。建国后,中国宪法规定林权归国家或集体所有,具体到山林,除少量的国有林之外,全国95%以上的山林归农村社队集体所有。1980年代中期始,浙江、福建等少数省份,乘农地大包干改革的东风,并受“分田单干”极大解放农业生产力之鼓舞,大胆推进“只做不说”的林权制度改革,自1990年代中期,森林覆盖率原本排国内倒数末几位的浙江已实现全境郁郁葱葱。自2003年,浙、闽两省的森林覆盖率双双突破60%。这是奇迹,世界范围内的奇迹。若问“秃山缘何披绿装,为有源头活水来”。这“活水”,就是思想解放,就是制度创新,就是实事求是,就是一切从有利于生产力的大解放出发。
 
改革的推进往往由点到面,进入新世纪,河南等十数个省相继跟进林产权制度改革,自06年初夏,国务院终于在《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议》中,公开承认并充分肯定林权制度改革的成果,并在福建省召开“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高峰论坛”,为全国范围的林权制度创新造势。回到今次颁行“意见”,人们自可得出正确结论:这是山林的呼唤,是一次伟大的思想解放,是中国产权制度改革的又一重大突破。
 
“意见”共分五章21条,通篇贯穿着增加森林覆盖率,改变自然生态环境,利于新农村建设,增加林农收益的清新气息。是一个从实际出发,坚持以人为本、落实科学发展的“好意见”。通俗点说,“意见”所主导的林权改革政策,在坚持集体林权性质不变(这是从国情出发的改革智慧)的前提下,将具象的林权譬如种养权、收益权、处置权一次性“渡让”给全体林农,使他们所实际拥有的权林一步到位。说得更直白些,林权改革就是在“分田”之后“分山林”,老爷子种(置)下的成片林木,儿孙们可以继承。
 
多年来,国家非常重视植树造林,但效果包括城乡的义务植树(全国植树节到今年已27个)的效果则始终与投入不成比例。若从产权制度----制度经济学理论找成因,很大因素在于林权不落实,由此带来有人种树而无人养树,乱砍滥伐没人心痛。在国内,不仅是乱砍滥伐,包括过度放牧,掠夺式开矿、挖煤、采油、抢夺水资源甚至于“三废”随意排放,以产权作分析工具,皆可从最早由英国人G·哈丁所揭示的“公地悲剧”中找到历史的投影。
 
“传统的集体林权制度”事实上属于无责任产权体制,遭致林权与经营权互相脱节,利益驱动的义务与收益分离。改革林权制度还利于林农,它所折射并主张的以人为本的价值,全国民众不仅农地大包干带来的“餐桌丰富”中得到了持久的实惠,在民营经济大发展中更是受益多多。由此,林权的“落地”,将为我们带来清新的空气和郁郁葱葱的锦绣山川。
 
 
延伸阅读:  
 
                        最“绿”为啥数浙江
 
                    鲁宁:2006年5月22日中国青年报
 
国内森林覆盖率最高的省份是哪里?几乎没有人会想到是浙江。10年前,我曾在浙江林业厅采访,获悉浙江的森林覆盖率高达52.4%,当时几乎不敢相信。10年后的今天,浙江的森林覆盖率已逼近60%,一切能种树的地方皆为绿色覆盖。
 
之所以突然间想写森林覆盖问题,我是有感而发,为上周发生的两件事——
 
一件是17日那天,北京包括北方大部分地区再遭沙尘暴侵袭——已是5月天,在历史同期是闻所未闻的。另一件是“全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高峰论坛”在福建举行。此论坛是为贯彻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造势。论坛传出的信息是,到目前为止,国内尚有57%的森林名义上归集体所有,其实是地地道道的“无主林”。
 
关于沙尘暴与草场集体产权的关系,我曾写过一篇《以产权清晰化推进环境保护》的文章。关于产权环保理念,我首推东北师范大学刘力臻、徐奇渊二位学者的学术论文《“公地悲剧”与产权环保效应分析》。
 
“公地悲剧”最早由英国生物学家G·哈丁揭示。其核心意思是一块产权不落实的草场,必导致过度放牧而最终沙化。最新的环评报告披露,新中国半个世纪草场的退化沙化程度快于以往5000年退化沙化之总和。何以至此?毛病就出在草场资源长期为多个经济主体乃至无数个体牧民共同享有,他们都从草场过度放牧中获取短期收益,而无须承担草场保护和再生的综合成本。如此,放牧的代价全部呈现为外部性:即草场退化、土地沙化、生态恶化的全部成本统统由国家和整个社会承担。
 
刘、徐二位学者对“公地悲剧”的“中国版”作了较系统的学理阐述,并对产权环保效应作出数学模型分析。在此基础上,二位学者严肃指出,国内再不可无视产权环保在整个环保领域的基础性作用,虽道德环保、技术环保和政策法规环保仍不可或缺,但产权环保于四种环保手段中无疑分量最重。
 
我估摸,刘、徐二位学者事先未必清楚浙江林业因林权落实而率先在国内大发展的事例。否则其论文会有“容量”更大的鲜活案例。持续了20多年的浙江人最初无意识的产权环保于发展林业的实践,的确值得总结。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全国数浙江分田最快、最坚决、最彻底。浙江还坚决、彻底地分山林分一切曾经被“人民公社”及乌托邦式的“一大二公”体制束缚的所有农业生产性存量资源。由于大炼钢铁的荒唐所致,分山林前,浙江森林覆盖率排国内倒数几位,短短20多年时间浙江全省披绿,主要不是地方当局特别重视林业(那会儿根本没有环保理念),而是林产权起了大作用。
 
浙江分山林,使用权、经营权、处置权、收益权一步到位,老爷子置下的林产,儿孙可以继承。如此情势,谁家还上山去乱砍乱伐——森林覆盖率咋不会年年新增呢?顺便再告诉大家一个现象。浙江山乡的农民几乎家家烧瓶装液化气(这在全国绝无仅有)而不烧柴,这不是奢侈而是农民的经济学理性——只缘山林是自家的。
 
在国内,不仅是乱砍滥伐,不只是过度放牧,掠夺式开矿、挖煤、采油、抢夺水资源和废弃物排放等等,皆因“公地悲剧”所致。就其经济学意义上的体制成因(产权成因)解读,刘、徐二位学者将其归纳为三条:公地产权无责任体制;利益驱动结构失衡;产权与经营权组合结构失衡。所以,不消说政改、社改于中国之迫切,就是产权改革(譬如林产权)在中国尚远远没有到位。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