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公厕开始脱离“市场”......  

2008-09-04 11:3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厕开始脱离“市场”......

                           鲁宁

一度走火入魔的“泛市场化”之谬,在构建服务型政府的时代大势下,正在分期分批逐项纠错中。最新的一例是:一座近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从本月1号起,纠正公厕收费这一存在多年的错误。

这座城市叫南京。该市政府决定南京主城区现有600余座收费公厕全部实行全免费,为方便市民尤其是流动人口如厕,那些坐落在闹市的公厕
还同步采取24小时全天候“营业”。

南京还下辖3个城郊区和2个市管县,这些地方的收费公厕也将在年底前放弃收费。纠错到此仍不够彻底,于是,该市政府又同时向社会承诺,公园景点内的收费公厕也在纠错之列,收费“大限”也是今年底。

中国文化中,厕所是不雅之地,但为公厕放弃收费写一篇时评却属大雅而很有必要,雅就雅在它是着力构建服务型政府应有的题中之义。

公厕要保洁、要维护、要管理、还要维修,这些都得支付成本。为何人们把厕所与公厕相区别,在于前者是为特定人群服务的(譬如单位内部的厕所),后者是为社会大众服务的。既然后者具备公共用品属性,在“市场社会”里,多数用品可以通过市场手段提供(购买),但公厕却不可以。这原本属于常识。

那么公厕的成本从何处支付?答案是:它已由全体纳税人通过向政府缴税提前支付。讲得更通俗些,政府提供公厕这一公共用品,并非是政府自身掏钱作贡献,而是拿着全体纳税人的税款,受纳税人之委托,向城乡居民提供的一种“有价服务”。按经济学的朴素原理,这里所讲“有价”的社会属性,指的是如厕者与政府下属的环卫部门之间的一种社会分工。若究其“分工”的本源,则在于现代公民社会里,政府是公民社会的“仆人”。

明白了上述道理,政府对公厕再行收费,说轻了叫重复收费,说重了是“乱摊派”之一种,其性质相当于政府转嫁服务社会的必要成本。

放在此前,若抨击公厕收费属于“乱摊派”,许多地方当局肯定不服气。是的,1990年月12月,当时的建设部颁行《公厕管理办法》,其中的第四章第二十一条规定:“在旅游景点、车站、繁华商业区等公共场所独立设置的较高档次公厕,可以适当收费,收费标准由省级物价部门审定......”也就是说,收费依据还是有那么一点的。至于后来各地普遍出现公厕“收费滥殇”那是后话。

公厕收费的口子放到今天考量肯定不敢再开,但在当年,市场经济尚属初潮涌动期,社会各界包括政府自身,对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与市场、政府服务与市场服务的边界认知是模糊的,以至于不仅仅公厕,包括公园、公共图书馆、公共博物馆甚至上海“党的一大会址”这样的“红色圣地”都被程度不同地推向了“市场”。这样的局面----见钱眼开、自乱方寸的局面,一直要持续至2004年提出科学发展、以人为本、服务政府构建等一系列新理念的提出,并因这些新理念逐步贯彻实施而开始有所纠偏......

前不久,各地的公园等一系列公字号服务场所,多年的收费“经营错误”开始分步分阶段纠错,暂时还维持收费的,也制定了停收的时间表。至于公厕收费的纠错,包括我所生活的上海,以及青岛、厦门、成都、武汉、西安等一批城市,其实都已开始有所动作。南京此次纠错的价值,不在于它比别的城市行动更迅及,而在于“全面停收”的决断更果敢和有力,或者说纠错不搞拖泥带水......

公厕虽说难登大雅之堂,但公厕的充足供给、良好管理却是检验政府执政能力高低的又一把标尺。在现阶段它更直接体现出服务型政府构建的实际进度。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