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鲁宁作品

财经评论

 
 
 

日志

 
 
关于我

东方早报首席评论员,新著:《鲁宁视线》(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债民”比“基民”要安全   

2009-02-20 19:06: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债民”比“基民”要安全
 
             鲁宁 2009年2月20日每周五晶报个人专栏
 
允许地方政府向机构法人和自然人举债的大门即将开启一条缝。首期2000亿元地方债的总盘子基本敲定,具体发行方案及各省所分切到的蛋糕大小,估计在本月底即可见分晓。
 
各路媒体对此事的关注度很高,连篇累牍的报道让人目不遐接。因为受限于现行《预算法》,这事最终还需在下月上旬召开的全国两会上过堂。
 
媒体尤其是地方媒体,热衷于猜测本地将分切到多大的蛋糕。我要说的是,开启地方“发债门”,不只是为了化解地方刺激经济弹药不足之难题,而同样连着民生关切。
 
楼市、股市、期市“三不振”,储蓄利率一降再降,地方债为百姓手头的余钱提供了一条保值渠道。一般而论,地方债利率高于国债利率,国债利率又高于同年期存款利率,所以,在形势看不准的情形下,选择较保守的投资理财方式----适度购买地方债是一种次优选择。
 
地方债不是新东西,1949年后,国内就同时发行过国家和地方两种“建设公债”。1955年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初步成型,地方债已无存在必要。到了1980年代中后期,经济上的“双轨制”和市场经济的萌动,导致中央对地方的管控力减弱,为避免地方举债失控留下后患,中央在颁行《预算法》时,原则禁止地方发债。
 
时至当下,刺激经济成为紧迫任务,中央投资之地方配套投资不足,迫使中央考虑重启地方“发债门”。鉴于修法程序复杂,时间上等不及,又迫使中央政府作出决定,实行地方债发行中央代理制。代理制在某种程度上亦属担保制,相当于中央为地方承担地方债的信用风险。
 
还有,为防止地方债被地方“用错地方”,中央政府对地方债总盘子和用途作出控制,地方“发债门”并没有大门洞开。
 
按债务分类,地方债有经常性债务(赤字性债务)和融资性债务(建设性债务)之分;按债务形态,地方债有直接、间接、显性、隐性四种“型号”。此番即将发行的地方债属于融资性债务,所得款项主要用于地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在这个意义上,地方债的实际投向同样关乎民生的改善。
 
重启地方“债务门”亦是个相对说法。实际上,尽管地方债于1955年被取消,后来又颁行《预算法》禁止地方举债,可变相的地方债近20年间一直被许多地方违法发行,而且呈愈演愈烈态势。
 
譬如以地方政府名义组织的项目建设集资,笔者就多次参加过,尽管这类集资冠以自愿名头,但实际操作则归单位从个人工资中扣除。当然,由于利率较高,参与者并未对“强制”表达不满,反倒满心欢喜。包括笔者的心态亦如是。
地方变相发债的另一形式是向私企集资,其性质相当于私企向地方政府放高利贷,这种举债方式问题就大了,就算不闹出极易出现的腐败丑闻,地方政府在政治上也极为被动。现实中,此种举债形式也并非个别现象,带来后患无穷。至于变相地方债的现有规模,综合分析各种信源,总盘子当不小于1万亿元。
 
通过以上夹叙夹议,识者当能看出,除在经济上救急,重启地方“债务门”还有堵偏门开正门之政策意图隐含其中。只是,开了正门是否能堵住偏门还得另说。
 
对绝大多数的50后、60后、70后、80后,地方债是陌生的。笔者将地方债的专业解读作口语化介绍,一来普及点债务知识;二来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即便做个平头百姓,也要学会市场化生存,从中捕捉各种利已的政策信息为已所用。具体到地方债,由于发行者和担保者都是政府,做“债民”比做“基民”要安全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